作者:赵建国、韩金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社会政策要兜住兜牢民生底线,统筹推进经济发展和民生保障,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效,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滚滚而来的“银发浪潮”,对我国经济运行全领域、社会建设各环节、社会文化多方面乃至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都具有深远影响。辩证地看,压力蕴蓄动力,克服了“危”就是“机”。我们既要看到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挑战,更要把握其中蕴藏的宝贵发展机遇,通过积极激发银发经济活力、拓展银发经济发展新空间,积极转化老龄风险为“长寿红利”,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动力。

  所谓银发经济,又叫老年经济、老龄产业,主要是指与老年人群相关的经济活动,包括日常消费、家政服务、健康服务、旅游娱乐、教育服务等。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预计2025年将突破3亿,2033年将突破4亿,2053年将达到4.87亿的峰值。这些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消费观念的转变,许多老年人的消费需求已经发生了显著改变,普遍呈现品质化、多元化、个性化、便利化等趋势,逐渐从生存型消费走向享受型消费,银发经济发展前景广阔。预计到2050年,我国老年市场规模将达48.52万亿元,老年人消费市场将达60万亿元。与之相关联的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医养结合等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也将同步快速发展,特别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与养老产业的深度融合,将催生“智慧养老”“信息化养老”等新模式、“机器人+养老”“新零售+养老”等新服务,释放巨大的市场容量。

  面对银发经济的新机遇,我们要未雨绸缪、顺势而为。根据银发经济发展的特点,既要发挥好市场作用,通过丰富适老产品和服务供给,更好满足多层次多样化养老服务需求,也要发挥好政府作用,提供针对性的政策支持,从而最大限度激发参与热情、释放市场活力,形成政府和市场、企业良性互动的合力。

  一方面,要用好市场的手,积极开发适老化技术、设施和产品,更好满足“银发一族”需求。满足老年人需求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方面,也是拓展银发经济发展新空间的重要着力点。当前,我国银发经济处于起步阶段,供需结构性矛盾较为突出。我国老年人口消费结构和方式日趋多元化,但支持银发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尚不健全,针对老年群体的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整体不足,市场主体规模较小、产业能级较低,相关企业产品开发和自主创新能力相对较弱。要挖掘银发经济的发展潜力,就必须聚焦银发族的“痛点”“难点”多策并举,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良性循环。具体而言,要大力发展适老生活用品和老年功能代偿产品市场,推动养老服务业与健康、家政、体育、文化、旅游等产业融合发展,在满足差异化、个性化需求的同时,充分考虑老年人使用习惯,为老年人提供更安全、更专业的产品和服务。企业和科研机构要加大老年产品的研发制造力度,支持老年产品关键技术成果转化、服务创新,积极开发适合老年人使用的智能化、辅助性以及康复治疗等方面的产品,满足老年人提高生活品质的需求。此外,企业还可设立线上线下融合、为老年人服务的专柜和体验店,大力发展养老相关产业融合的新模式新业态;商业保险机构亦可在风险可控和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开发老年人健康保险产品;等等。

  另一方面,要用好政府的手,精准施策,为银发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顺势而为推动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在政策和制度设计中积极推动涉老产品市场提质扩容以及养老服务业融合发展,从理念、政策、行动等各方面积极为银发经济的发展营造环境、提供支持。首先,要从理念转变入手,坚持积极老龄化观念。要认识到,老年人口是社会的重要消费群体,也是社会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源。适时、科学调整涉老公共政策的年龄界限,充分调动老年人参与社会发展和建设的积极性,让老年人切实分享社会发展成果,这是拓展银发经济发展新空间的重要基础。其次,要在政策行动上精准发力。在这一过程中,既要研究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持续提升老年人群的购买能力和消费意愿,为银发经济的发展提供基础保障,还要制定统一规则,鼓励多元市场主体平等、积极参与,依托各类资源搭建银发经济发展的公共服务平台;既要加大对老龄产业的政策性金融支持和财税、土地、人才、技术等政策优惠力度,还要完善制度规范,提高老年产品和服务市场的准入门槛、行业标准,严厉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更好维护老年消费者合法权益。

  总之,人口老龄化是我国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也是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的基本国情。面对不断加速的人口老龄化进程,能否顺势而为、应时而动,促进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一道全新的必答题。对此,全社会必须携手努力,全面回应老年人的多样化诉求,不断扩大老年消费市场,共同促进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从而持续提升广大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推动新时代老龄工作不断开创新局面、实现更好发展。(赵建国、韩金)